日本不卡高清免费中文av

    <center id="e3w0d"></center>

    <pre id="e3w0d"><meter id="e3w0d"><p id="e3w0d"></p></meter></pre>
  1. <center id="e3w0d"><listing id="e3w0d"></listing></center>

    歡迎訪問計為自動化官網!
    全國業務咨詢電話

    0755-28407683

    行業新聞

    先放過芯片吧,儀器儀表行業可能更悲情!

    2020-08-26

      我們的芯片行業,因為核心技術受制于人,被卡脖子而確實不好過。不過,還有一個行業,論技術難度不比芯片行業低,論市場規模卻遠小于芯片,最關鍵的是,全球前20名的企業中,沒有一家中國公司。這就像參加奧運會我們是20名開外,聽起來是不是更慘?
     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說的儀器設備特別是科研儀器行業。全文約4000字,分為四個部分:
      ★1.隱秘的角落
      ★2.從“大路貨”到“白富美”
      ★3.全是骨頭沒有肉
      ★4.最悲情的行業?
      01 隱秘的角落
      科研是鐵,儀器是鋼。儀器設備是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的基本工具,也是物理、化學、材料、生命科學等實驗科學“吃飯的家伙”。從大的方面來說,科技強國都是儀器強國,而儀器設備技術又關系到科技強國建設。
      然而,聽起來這么重要的一個事情,無論在科研界還是企業界,似乎都是“少數派”的存在。
      儀器是為科研服務的,對于科研人員來說,一直以來主流都是發論文、搶帽子,如果選擇做儀器,很可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,自己卻很難發表好的論文,也很難爭取到國字頭的項目資源。
      這類項目的支持力度確實比面上項目大得多,可是,相比于去年NSFC高達213億元的總支持經費,5.8億元僅占2.74%,這是一個幾乎可以忽略的比例。

    先放過芯片吧,儀器儀表行業可能更悲情!

    2019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情況

      除了NSFC,科技部也在2011年前后啟動了“重大科學儀器設備開發”重點專項。
      從已公布的2018年項目指南來看,經費總概算也僅僅為6億元,實際立項53個項目,中央財政經費共計5.2億元,單個項目最高1578萬元,最低395萬元,平均每個項目981萬元。
      所以,無論是NSFC還是科技部的投入,都只能支持到很少一部分人開展儀器科學研究。
      而且,從單個項目幾百萬元或1000多萬元的經費投入來看,也不是為了讓科研人員把這個儀器做到實用化,因為這些投入,即使是引導性的,對于做出一個指標像樣、有市場化潛質的儀器或設備,也基本上是杯水車薪。
      這樣一來,科研人員只能用這點錢為自己的小家(課題組)服務,做出的東西以作坊產品或毛坯居多,離產品化和商品化往往還有遙遠的距離(實在不想再舉光刻機的例子)。
      政府投入不多,科研界非主流,企業關注的和做的也很少。比如,雖然傳統的儀器儀表是個大行業,市場規模也有幾千億元,但做這個行業的企業,主要集中在工業儀器儀表方面,工業4.0才是他們的大風口。
      目前,真正做科學儀器的,主要有中科院旗下幾家儀器廠轉制的公司,如東方科儀、沈陽科儀、中科科儀等,以及一些有情懷的創業企業。在多達幾千家的A股上市公司中,也只有“東方中科”等極少數企業。
      因此,這是一個不太被媒體和資源關注到的隱秘角落。
      02 從“大路貨”到“白富美”
      半導體行業被卡脖子,媒體已經廣為報道,其實,儀器設備行業的問題同樣如此,從“大路貨”到“白富美”,我們都缺乏高端核心技術。
      比如,從已經“大路貨”的光學顯微鏡來看,光學顯微鏡被人類制造出來已經400多年,然而,世界高端光學顯微鏡品牌,公認的是德國的徠卡和蔡司、日本的尼康和奧林巴斯,四家企業占據著世界顯微鏡市場50%以上的市場份額,被稱為光學顯微鏡的“四大天王”,我國半導體、生命科學、納米領域以及三甲醫院所使用的高端光學顯微鏡,也幾乎都被“四大天王”所壟斷。
      而國產的品牌,比如永新光學、麥克奧迪、舜宇光學等,雖然臺數產量很高,但基本上只能作為教育類和科普類的使用,近20多家國產企業去爭奪大餅上掉下來的餅渣。
      有數據為證:根據中國儀器儀表行業協會統計,2015年至2017年我國顯微鏡出口量在220萬臺-300萬臺之間,年均進口5萬臺左右,出口數量遠高于進口數量,但出口金額卻遠遠低于進口金額。這說明我們進口的單臺平均價格遠高于出口價格,產業總體上有量無質。
      再來看儀器界的“白富美”冷凍電鏡。
      電子顯微鏡于1931年發明,但因為要求在真空下工作,幾十年來并不適用于有機生物樣品。
      直到上世紀70年代后,隨著冷凍制樣、單顆粒圖像分析和三維重構算法等關鍵技術的突破,通過在傳統透射電子顯微鏡之上,加上低溫傳輸系統和冷凍防污染系統,解決了保持生物樣品原子分辨率結構又適合電鏡成像的矛盾,冷凍電鏡技術逐漸推廣開來。三位發明冷凍電鏡技術的科學家,因此獲得了2017年諾貝爾化學獎。
      然而,到目前為止,冷凍電鏡還是儀器界高冷的“白富美”,每臺設備價格高達4000多萬元,同時維護成本高昂。
      全世界生產冷凍電鏡的廠商只有日本電子、日立和荷蘭的FEI(現已被美國賽默飛公司收購)3家,在市場占有率方面,FEI一家獨大,壟斷態勢十分明顯。
      目前,國內沒有一家企業生產透射式電鏡,也就更沒有一家企業能生產這種高大上的儀器。
      科研儀器不僅僅關系到科研,還關系到產業?,F在看起來很高冷的科研儀器,以后很可能是某些產業的基本工具。
      比如,光學顯微鏡已經成為半導體工藝或制造企業的標配,當年悟理哥所在實驗室,配置的就是奧林巴斯的產品。
      因此,一旦國外在高端科研儀器方面卡住了我們的脖子,不僅企業研發和創新效率受到影響,前沿的科技工作甚至有可能被癱瘓。
      03 全是骨頭沒有肉
      去年,美國化學會《化學與工程》雜志公布了2018年度全球科學儀器公司TOP20名單。
      在前20家公司中,8家是美國公司,7家來自歐洲,5家公司位于日本。當然,沒有中國企業上榜。

    先放過芯片吧,儀器儀表行業可能更悲情!

    2018年全球儀器公司排名Top20

      再看他們的銷售額。
      再次登頂的美國賽默飛(ThermoFisherScientific)銷售額63.3億美元,排名第二的日本島津公司只有老大的1/3,銷售額21.8億美元,世界有名的安捷倫科技和德國蔡司分別以20.2和18.3億美元排在第4和第6位。
      日本排入前20名的還有日電、日立、尼康和奧林巴斯等名企,但這四家的儀器銷售額都沒有超過7億美元。
      同時,榜單還反映出的一大特點是,大型企業主導著科學儀器市場,前五大儀器制造商占前20家公司銷售額的一半以上,僅賽默飛一家就占前20名儀器銷售額的23%,排名前10位的公司占銷售額的78%。
      然而,從上面的數據中,你還能看到什么?
      悟理哥看到的是,這個行業世界第一的銷售額,也不過400多億人民幣,這個數字相比我們房地產等來錢快而多的行業,實在是太寒磣了。
      比如,根據中國房地產協會的數據,按照2018年銷售額來算,儀器行業世界第一的賽默飛,也只能在我國房地產企業中排在大約第56位——低于福晟集團的452億元,這個或許你都沒聽說過的福建企業。
      因此,做儀器做到世界第一又怎樣?!干房地產只要拿到中國第55名,也就是只要做到某個省的冠軍或老二,就可以超越這個世界第一了,而兩個行業的技術難度和投資風險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上。
      譬如,冷凍電鏡整機就涉及到機械、材料、光學、生物、計算科學等多個學科領域以及圖像采集、圖像處理、結構解析、冷凍系統的樣品制備等多方面關鍵技術,任何一個點出問題,整個項目可能都會失敗。
      相比之下,雖然半導體行業也要啃骨頭,但光國內市場每年就有幾千億美元,在國家重視和各路資本的熱捧下,如果做成了,至少還能大口吃肉。
      04 最悲情的行業?
      人有時候需要外力,才能走出舒服圈。國家和行業也是一樣。
      從發展形勢來看,中國作為發展迅速的新興市場,社會尚未進入成熟穩定期,還有大量相對輕松就能取得高收入和高利潤的行業,比如房地產、互聯網金融,以及其他寄生于政策壁壘的各種行業。
      只要這些能輕松賺錢的行業存在,缺少倒逼與動力,企業就沒有理由去舍易求難,選擇儀器設備這個難度和風險系數極高的方向。
      于是,你可以看到,在流行以對標講故事的企業界,我們有華為對標蘋果,阿里對標亞馬遜,百度對標谷歌等,但是,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一家公司能夠,或者宣稱與國家儀器(NI)、德州儀器(TI)或是賽默飛對標,甚至很多人連賽默飛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      還有就是上下游的脫節。儀器設備(包括軟硬件)產業是比較適合產學研合作的。
      你看,雖然Matlab最早誕生在美國墨西哥大學CleveMoler教授的手中,但也是這位教授跟企業家JackLittle合作,成立MathWorks公司之后,才做起來并得到多個行業認可。
      我們目前的情況是,做儀器設備的科研人員,或者比較邊緣化,或者僅從滿足自身需要去做儀器,對于他們的“小板凳”,還缺乏專業的“木匠”來審視。而上游科技項目的部署,除了經費稀薄以外,也缺乏圍繞產業鏈來部署創新鏈的總體考慮。
      因此,對于高端科研儀器的國產化,悟理哥是謹慎悲觀的,在這條賽道上,我們還缺乏一批人心無旁鷺、坐冷板凳、啃硬骨頭、死磕技術,進而完成從技術積累、技術突破到市場認可的三級跳,而這些都是需要較長時間來磨礪的。
      更悲觀一點,在這個產業上,談趕超還是十分遙遠的事。
      賽默飛股票月K線圖(2009年7月31日至今)

    先放過芯片吧,儀器儀表行業可能更悲情!

      當然,也要給有志于這個方向的創新創業者和投資人一點信心:

      本世紀以來,無論你看日線、周線還是月線、年線,20年來賽默飛公司的股票基本上都是單邊上漲態勢(今年3月歷史性的特氏熔斷,大約是賽默飛多年來下跌最狠的一次),目前市值已經默默達到1700億美元,是“除了上帝什么都造”的3M公司的1.8倍。
      所以,專心一點,以及專深一點,是會得到公允回報的。
       (原文標題:先放過芯片吧,中國這個行業可能更悲情!)


    (文章來源:儀表網)


    TAGS : 儀表
    在線客服
    客服一 客服二 客服三 客服四
    掃一掃,
    體驗移動手機站

    日本不卡高清免费中文av

      <center id="e3w0d"></center>

      <pre id="e3w0d"><meter id="e3w0d"><p id="e3w0d"></p></meter></pre>
    1. <center id="e3w0d"><listing id="e3w0d"></listing></center>